更多
SEG与全球超过100家国际企业集团建立合作,包括星级酒店、旅游航空、会展、奢侈品、金融贸易等行业,学生的就业机遇遍布世界各地。
校园生活

 

MAO Hanxing:瑞士恺撒里兹酒店管理大学,2009年研究生

 

Hello, Brig

   来到Brig的第一个礼拜,接触到最多的一个词是Orientation,适应。
   对我来说,Brig是特别的:这个城市很小,以至于我花了很大力气才弄清楚它不是个镇;它算得上是个交通枢纽,但全城却没有一只红绿灯;当地的居民非常友好,在路上遇见时会同你打招呼;这里很安静,甚至连在中心广场上卖艺人的歌声也是纯净而柔软的。
   UCCR的生活方式也有很多不同:每个同学必须着正装去学校,“哪怕隔壁那帮小鬼觉得我们都疯了”(Mr.Gutzwiller如是说,紧挨着UCCR的是一所德语授课中学,UCCR每周会借用该学校的体馆);在这里学习,沟通技能似乎是最重要的,当收获知识变成一个双向行为,你就不光要懂得倾听,也要懂得如何表达。学习常常通过团队合作来体现;多数人都在努力把自己变成一个能完全掌控自己生活的全才——不能落下功课,最好也别落下派对。
    看起来,将这些与自己原来生活习惯相驰而行的东西变成自己的风格,这本身就是考验了。在来瑞士之前,有学长和我说,Brig是个不会让人失望的地方。于是,我拖着我简单的行李,仿佛是去寻访一个经年未见的老友般来到这里。当我带着好奇与欣赏来面对陌生的环境与未知的挑战时,我并不觉慌张。我忽然很肯定,这是我另一段精彩生活的开始。
 
2009.01.26毛晗星
 
----------------------------------------------------------------------------------
 
新年快乐
    当新年钟声一声一声敲响的时候,Themis & Xenius餐厅的气氛也随着沸腾起来。在场所有的人都随着CCTV-4一起倒数,然后欢呼鼓掌,拥抱祝福。此时,恰好是瑞士当地时间16:00。
    我们的牛年,就这样温暖地拉开了序幕。
    这个春节,对不少在UCCR学习的中国学生来说,是特别的。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没有家人相伴的春节。没有张灯结彩的街道集市,没有震耳欲聋的烟花爆竹,没有行色匆匆的返乡旅人——Brig并没有显现出任何一点中国新年的色彩。以至于我们不得不一再地互相提醒,农历新年即将来临。
     而且,我们也只能自己花心思,让“年”显得有中国味:饺子、八宝饭、火锅、春卷……大江南北的传统春节食物连同披萨、蛋糕等被创造性地汇聚到了一起,比起在家的时候,我们的餐桌毫不逊色;电视频道锁定CCTV-4的春节联欢晚会现场直播,大家边包饺子边看,遇到节目精彩时,索性聚拢到电视机下面,和着音乐一起唱;更让人意外的是,学校还给每个中国同学发了压岁钱,虽然仅仅是5分钱,但那个印着传统图案的小红包让我们所有人都感动不已。
 
2009.02.02 毛晗星
 
-----------------------------------------------------------------------------------
 
Ski-trip
    自从来到瑞士,就一直琢磨着有空要去滑雪。
    瓦莱(Valais)州是瑞士滑雪资源最丰富的地区之一,Brig更是游客前往泽马特(Zermatt)周边滑雪场的必经之地,每天都有许多人扛着不同的滑雪器械在Brig的车站换乘专门的火车线路上山。所以,当在学校前台看到学生会(Student Committee)组织滑雪的通知时,我也毫不犹豫地报了名。
    这次Ski-trip去的是比较适合初学者的Riederalp,从Brig坐一刻钟的火车到Mörel,再乘十五分钟的缆车就到了。一路上大家都很兴奋,看着缆车外由连绵的雪山、错落的木屋、挺拔的苍松汇成的奇景,我们不禁连连惊呼。
 

 

 

    但是尴尬随之而来。我们发现,我们是唯一一批在接受训练的大人,而且是在为小朋友准备的儿童训练场!当我们不停地滑倒,又在雪地里挣扎着无法站起时,看看不远处山坡上轻松爬上滑下的孩子们,所有人都哭笑不得。 
    相比较之下,还是散步要浪漫的多。跳下直通山巅的缆车,走几步就看到冻结在山间的巨大冰河以及远处马特洪峰(Matterhorn)那标志性的山尖。松软的雪在阳光的照射下焕发出钻石般的光芒,头顶偶尔有一两只鸟掠过,世界安静无匹。

 

2009.02.09 毛晗星 

 
----------------------------------------------------------------------------------
Mid-term
    第五、六周是UCCR的期中考试周,虽然觉得快得有些不可思议,但半个学期确实就这么飞一样地过去了。
    这些日子,整个学校都沉浸在一种特别的气氛里:周末Chaos的派对早早收场;走廊里醉意朦胧的脸暂时消失;T&X的大厅一到晚上就挤满了抱着电脑做小组作业的同学;在学校看到大家的表情多 少有些紧张;中餐时间的开胃话题从周末计划与八卦新闻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昨夜温习到3点或是Mr.OrtizService考试重点有哪些。
    似乎,面对考试,世界上多数学生的表现都是一样的。更何况,当UCCR的同学们把“玩得疯”“学得疯”这两个极端发挥到极致的时候,一切就显得很有戏剧性。每个人都非常享受地一边抱怨有太多内容需要复习,一边玩命地记忆、整理。而大家坚持的最大理由是,Brig一年一度的狂欢节就在周末!
 
 
2009.02.16 毛晗星
 
----------------------------------------------------------------------------------
Brig的狂欢节
    瑞士的狂欢节虽然无法与里约热内卢相比,但一定会让那些认为瑞士人保守的人们大跌眼睛。里约热内卢狂欢节通常在盛夏时举行,而瑞士狂欢节上,人们的服饰则比较保暖。
    狂欢节期间,参与者们夸张地装扮,尽情地享受,可谓疯狂致极。面具服饰使得人们找到新的自我。狂欢队伍演奏着音乐,走街串巷。
    这些日子,瑞士各地都在举办狂欢节。空气里四处活跃着兴奋的因子。就连Brig这样一个小城,都因为Fasnacht而完全改变了气氛。
    时至凌晨,街道上随处是化妆打扮好的狂欢人群,大家放肆地抽烟喝酒,乐队从老房子的露天楼梯上一路排下,欢快地演奏着动人的调子……酒吧里挤满了人,临时搭建的帐篷里都是人,狭窄的小街上也还是人——我从来不知道,安静的Brig原来也有如此的人口密度。在我眼里一向矜持的瑞士人,也在这几天完全把法律扔在了脑后(瑞士法律规定,22:00-07:00公民有义务保持安静),就连警察也出动保护市民们狂欢的兴致。

 

  
    我们四个中国人素面朝天地挤在人群里,满脸好奇地打量着来往的奇装异服。有人扮天使和鬼,有人装扑克,有人变成小蜜蜂或奶牛,还有人索性穿上了警服。更有可爱的女生,在自己身上罩了块白布,腰上挂了几支笔,不停地招呼来往的行人签名,然后叫自己Facebook
   
   到最后有趣的是,因为我们的东方面孔,倒成了最好的costume,大伙儿纷纷跑来和我们打招呼、合照!

       

  2009.02.23 毛晗星
 
----------------------------------------------------------------------------------
 
Chaos
     UCCR的酒吧有个有趣的名字,叫Chaos
   在周四、周五的时候,Chaos是一个纯粹意义上的Pub:劲爆的音乐,炫目的灯光效果,各种各样的啤酒,鸡尾酒和软饮……并且几乎每个周五晚上,Chaos都有主题派对,像“黑与白”(Black&White)、“坏品味”(Bad Taste)、“Salsa之夜”(Salsa Night)等等。“加勒比海盗之夜”(Caribbean Pirate Night)是我参加过的最有意思的Chaos派对。那天晚上Chaos不但添置了具有海盗风格的装修,另外开辟了场地专卖加勒比风格的鸡尾酒玛格丽塔(Margrita),而且还提供了装扮的工具,要求每一个参加的人都“弄点海盗的东西在身上”。所以,我就戴着从意大利同学那里抢来的海盗眼罩,和一群或是画了墨西哥风格的胡子的,或是系着海盗头巾的同学狂欢了一整夜!
      不过,同一般的酒吧相比,Chaos还是很特别的。比如说,像T&X其他任何区域一样,在Chaos是禁止吸烟的;比如说,Chaos只对UCCR的学生开放,所以不用担心有外来的陌生人;比如说,Chaos的所有工作人员,包括吧员和DJ,全部都是UCCR的学生(我也在是其中一员),我们不拿报酬,但是每次工作以后都会得到一张价值25瑞士法郎的Beverage Card作为奖励;在比如说,Chaos并不是夜夜狂欢的,通常Chaos都会早早地结束营业,只举行像Movie Night这样的安静的活动,并且不出售酒精饮料。
 
    对很多同学来说,ChaosUCCR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故事总是以一个有趣的方式在重复着:每个礼拜一早晨,我们都能听到从不同角落传来的同一个声音,天啊,上礼拜五我太疯狂了,这个礼拜绝对不能再这样了!——Chaos从来不担心会有冷清的周末。
 
2009.03.02 毛晗星